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丢了魂的人

发表时间:2020-04-28 00:00作者:苦荞来源:网络

18年10月,我爸第一次没打电话直接来了我家,(平时都会和我妈一起来,来前先打电话确认我在不在家)。那天他来就提着一兜子药和一些看上去没有用的杂货。家里待会就走了。

过了几天听到一个认识的大妈说最近经常见我爸提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在我家附近转,大妈还说她嘴长的提醒我爸别乱买那些农村用不到的东西了,有那钱给孙子买吃的,但是他从来没有去过我家。

后来又过了一段时间,他突然拉着一个老房子上的旧电视机来我工作的地方问我要点茶叶,还说老电视太占地方,要卖了去!我当时有点纳闷,但也没有问太多,就想随他高兴吧。

十月底我休假回家,他就老是捡来一堆瓶子啊破罐子啊说是要卖钱,说要搞什么大工程,我还特生气让他消停点没事儿了打麻将去。

住了几天,他都是四五点起床开始捯饬这个那个的,北方的冬天很冷,他就穿两件衣服,敞着扣子也不觉得冷。我跟我老妈说我爸是不是受刺激了,怎么觉得大脑不太对了。我爸有脑梗,当时觉得是不是病情加重了,但是刚做完的体检都没毛病。

到了十一月份就更夸张了,他总是跑的不着家,半夜半夜的跑,经常买药,有些药店老板可能觉得他精神不正常,就特别高的价钱给他过期的药。那时候他已经性情大变,以前跟我妈感情很好,根本不会大吵,结果那段时间还会跟我妈动手,老是逼我妈要家里的存折银行卡,以前抽烟,但不喝酒,那段时间烟酒不离手,动不动买一包一百多的烟,以前从来不这样,总是不带钱打车去县城,还吃霸王餐坐霸王车,我总是怕会有脾气倔的司机或饭馆老板把他暴打一顿扔去荒滩里,打电话不是骂人就挂断,要不就是干脆不接。

我妈怕他不带钱吃喝被人打了,每次给他的钱很快就没了,他还说不上干啥了。给村里跑车的司机都打了招呼让不要拉他去县城,但他总能拦到车。有回找不回去了,半夜给我打电话,等我找到他的时候我就一直在哭,他就像一个八九十岁的老人,连车都上不来,站在车灯里我觉得特别陌生,一点也不像我爸。

我妈也老说她很怕我爸,觉得不亲近,之前我觉得是事情太多影响了感情我妈才会那么说,直到上次见完,我也觉得特别陌生,那种感觉说不上来,但就是很怕,他一闹起来,谁的话都听不进去,那种眼神很决绝陌生,直勾勾的没有感情的盯着人看,看孙子的感觉就特别明显,没有以前的慈爱,那时候我甚至希望他去死,那种感觉,觉得自己特别恶毒,完了就是忏悔内疚,能把自己折磨死。

好多次了我都觉得心里特别难过,半夜崩溃到不能睡觉,老是觉得自己睡的不深,一点动静就心脏不舒服的能跳出来。就好像心里的一道屏障没有了,对什么都特别敏感,只要我心焦,一打电话,我妈绝对在哭。那段时间我的工作也总是出问题,我感觉我就像个受惊的动物,一点动静都怕的要死。

刚开始那段时间总是感觉他不太对,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就觉得是脑病或者精神病,我都联系好了外地的精神医院准备请假带他去看看,就还没想到要讲讲迷信。但是后来他越来越夸张,甚至经常跑去亲戚家里借钱,就借个170啊,2300啊这种有零有整的,好多年不联系的亲戚都能找到,好多年不联系的朋友也能跑去别人家,还各种吹牛,说要娶村里的一个姐姐,生一百个娃娃,可想而知遭受到的白眼。

其实我家里都信那些的,从小家里也出过不少事,有过几次灵异事件,以后有机会慢慢讲给大家。所以我们信这些非自然的力量。他到亲戚家去过后亲戚发现不对,就说去找个道士看看吧。

我们突然开窍了一样就赶紧去了道观,道士说他犯太岁,准备了三张红色的写着老虎的纸,还有黄表啥的,要我爸的一件贴身衣服,说是找我家哪个方向多少米的一颗没有人高的树,去把衣服披上,把表烧了。

一切都做完了,还是一点好转都没有。他就还是有点疯疯癫癫的到处乱跑。就在我打算待他去外地就医的时候,我一个哥哥说照我爸那个症状,和他婶子以前特别像,胡说胡跑的疯癫,又拿破烂当宝贝,应该是中邪了,是个比较厉害的,道士压不住,得去找阴阳先生,就是这边丧事上给看坟地做法的人。

我也是实在没辙了就想再试试吧。然后一大早我就和我哥去找了阴阳先生,我一说他就说是招惹不干净的东西了,说我爸妈最近两年都不能去丧事上,说是肯定是他去过白事上。我想起来九月份我们村里死了两个人,有个是我们屋前的,一个是和我爸妈关系还不错的挺年轻的。

阴阳先生说他掉在了一个坑里,兜兜转转出不来。还有阴债太多。他让我们也不要太担心,说让他跑去吧,他能回去就行,然后算了一个合我爸八字的日子,说是带他去他那里给收拾。

从阴阳家里出来我赶紧问了下我妈,我妈说是九月底我爸一个人去过一次殡仪馆,推算我爸开始不对劲的日子,刚好对上。但是在这中间,我妈就趁他在的时候,为了不让他出去跑就叫了几个关系好的叔叔阿姨陪他打麻将,我妈就说找了阴阳给看了,估计是去殡仪馆的那个老太太,一起打麻将的阿姨跟他们比较熟悉,我妈就说要不让阿姨去他们家里跟后辈要下看有没有老太太生前的衣服还是啥的,要块布就行,完了给烧了,我妈正说着那个阿姨就不对了,脸变得蜡黄蜡黄的,说是有人掐她的脖子,恶心头疼,眼珠子要爆出来的感觉。(我小时候走一小段夜路回去就头疼恶心,就只有那一个症状,我太奶奶给我在碗里立个筷子说道说道,烧张纸在身上绕一下,把纸灰放在碗里中指搅一下在额头点一下,然后太奶就拿菜刀或者鞋底狠狠抽倒那个筷子,当时做完就好了,不恶心了,头也不疼了,长大点就好很多了,频率没那么高了。)

然后几个大人也吓一跳,因为脸黄的太快了,就赶紧围在一起让阿姨破口大骂,大家就一块骂脏话,吐口水,还给阿姨给了一个那种开胃提神的药丸,不一会她就好了,我们就更确定是那个殡仪馆的老奶奶再作怪了,这下就突然心里有点底了,开始顺理成章等日子了。

总算熬到了去做法事的时间,刚开始跟他说的时候他说同意,但去的那天骂骂咧咧的又想跑,硬是拽过去了,当时我有事没去。做完法事当天还是没拉住他他又跑了,还是不回家,我们心底又开始失望。我妈又打电话问了下阴阳,他说法事做完后三天、七天或者半个月才有效果,等着吧。

继续煎熬!一直到第四天夜里,我晚上睡着后感觉半梦半醒的,好像屋里特别的吵,人特别多,脚步声特多特别杂乱,感觉我老公的声呼噜声特别大(他平时不打呼噜),声音真的特别大,感觉像真的又觉得像是做梦。一转头,我的床旁边竖着一根很简易的木拐杖,就是很原始的一个弯棍,我当时在梦里不知道为什么就想着用小时候太奶奶给我立筷子时候用鞋底打筷子那个劲道狠狠的打在拐杖上,然后拐杖就在我们的卧室地下断成了几截。(后来有天我半夜醒来,确实听到他很大的呼噜声,然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没有了,到现在都没有再出现过)

早晨起来,感觉一身轻松,就好像身体的那个敏感的东西变的有了一道屏障,心里没有那么着急了。赶紧给我妈打了电话,我说感觉是个好梦,其实我一直都觉得去世的那个老奶奶可能腿脚不好,拄拐杖,常年吃药,因为我爸老往医院跑。但是我也一直没问过。

不一会儿我妈给我打电话说,游荡在外面的我爸给她打电话说中午回家呢,那是那么长时间他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他还说要回家,我妈特别高兴,包了饺子等他回家,可是他中午没有回去,一直到下午,提着一包药回家了。完了之后那段时间一下子不胡说了,也不乱跑了,看人的眼神也像从前一样慈爱亲切了。我妈试探性的问过他胡说过的搞工程什么的事情,他就好像不知道有那回事儿一样,也说过他动手的事情,他说没有吧?!我妈一直怕他没有好利落,也没敢再多问过。

我太奶奶也算我们村里的小神婆,我从小经历过不少灵异事件,对于这种事情并不害怕,而且那次的事情像我们这种比较相信的人刚开始也都没有想到那方面,我觉得来的很悄无声息,有种不设防的感觉。

之前在网上查过中邪的症状,基本都中,不知道在哪里看过,中邪前腿脚会受伤还是什么,我爸之前腿就受过伤。那个时候最怕我爸不拿钱吃霸王餐坐霸王车很怕会被打或者干脆灭口,但是都没有,给别人造成的麻烦很抱歉;

那时候抽烟啊喝酒啊的,没有钱,商店也会故意给他贵的,他说要搞一个工程的时候有个认识的熟人故意说给他贷款还骗他专门去给人家送礼送钱,给我妈打电话发信息逼我爸;还有他去亲戚家借钱的时候,平时挺亲近的,那个时候也不问原因就给白眼直接送客的;还有没有钱的亲戚,拿出来一部分生活费给他让他回家,得知没回去的时候大冬天骑车出去找了二里地的;半夜缠着司机绕路接人又送他,把人家折腾到后半夜人家依然安全送家没有怨言的......很多人,很多事,很简单,很复杂.......

篇幅有点长,不经历的话感觉很灵异,但是经历的人就会觉得焦虑甚至绝望。人活一辈子,为钱为利,多少人就活着一张皮。都说比鬼可怕的是人,人心不正最可怕,我觉得还是得相信因果,自己的心里得有把尺子,对世界万象心怀敬畏。